我到澳洲当姥姥(15) | — 小姐妹挣钱记2<工作>

2016年11月2日  浏览:7902 作者:庄汝伟 来源:快乐妈妈读书会

快乐妈妈读书会小编的话:

10年前,庄汝伟老师首创“快乐妈妈读书会”,帮助了无数家庭,被称为“快乐妈妈”。如今,升级为澳大利亚的“快乐姥姥”,在两个角色转换中思考,在两种不同文化中穿越,在陪伴新一轮生命成长中,重新检视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…
快乐妈妈读书会公众平台,开办了一个新的栏目——《我到澳洲当姥姥》系列。由庄汝伟老师亲自执笔,把她观察和思考的成果分享给大家:关于东西方文化的异同,关于孩子,关于教育,关于健康,关于幸福……
世界这么大,想要去看看的你、我、他,可以足不出户,跟着庄老师一起去逛逛澳大利亚!
万里之遥,天涯咫尺。一手抓教育,一手抓健康,引领千万妈妈成为教育健康专家,用推动摇篮的手,推动整个世界,是快乐妈妈读书会不变的使命!


我到澳洲当姥姥系列(15)

小姐妹挣钱记

——  工  作 ——

(庄汝伟)

但是,这种“化缘”毕竟不是常事。于是,通过跟妈妈协商,喵喵有了第一份固定工作——每天为Lucase清理便盆。

Lucase是一只巨大的小猫咪,刚刚一岁多,体重13斤。在家里的位置,是爸爸妈妈的“小儿子”,喵喵萱萱的“弟弟”。

每天清晨,喵喵都拿着一把小漏铲,不嫌脏不怕臭,利索地把Lucase的粪便从便盆的猫砂中清理的干干净净。到了周六,就可以从妈妈那儿领到3块钱的“工资”。

妹妹萱萱模仿着姐姐,也迫切要求“工作”,自告奋勇承担了自己铺床的任务,工资是每周1块钱。

铺床这件事,对于刚刚4岁的萱萱来说,不是太容易,爬到床上,竭尽全力拎起被子,再把每一个角拉开铺平,吭哧吭哧,把吃奶的劲都用上,终于铺好了!

周六早晨天还没亮,萱萱跑到妈妈房间叫醒妈妈,要求给她发工资。不一会儿,又哭着回来告诉妈妈:“我的工资丢了……”

昨天去女儿家,萱萱兴致勃勃地告诉我,“姥姥,我有New job(新工作)了!”原来,应姐妹俩的要求,经过新一轮协商,每人增加了一份新的工作:姐姐负责每天把洗净的餐具从洗碗机里拿出,整整齐齐摆在抽屉里,妹妹呢,负责每天早晨关掉煮蛋器。工作量大了,工资也增加了,姐姐周薪5块,妹妹2块。

对于国外的孩子干家务活领“工资”这件事,以前早有耳闻,而且也听说过种种非议。有人说,让孩子刚干一点家务活就给钱,会助长拜金主义思想,会导致金钱至上,亲情疏离……现在亲眼看到了“真人版”,感觉似乎不是那么回事。

我仔细回想,小姐妹干家务活由来已久——

从半岁开始添加辅食,喵喵都会主动抢过勺子,自己吃饭;

不到一岁,刚刚会走路,就会抱着换下来的纸尿裤,自己扔到垃圾桶里;

两岁,看到爸爸整理花园,嘴里念叨着“给爸爸帮帮忙”,拿起剪刀,动手修剪花木;

三岁,会帮姥姥擀饺子皮,晾衣服,四岁,会自己动手做蛋糕;

五岁,会烙葱油饼,拖地,打扫家里卫生,甚至自己动手,给芭比娃娃做件衣服;

六岁,独立操作面条机压面条,买回来一件家具,拿起工具,看着图纸就开始拼装……

总之,无论看到谁在干活,喵喵最喜欢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Can I help you ? ”(我可以帮你吗?)

妹妹呢,乐此不疲地跟在姐姐后面,有样学样,什么都想自己动手,还经常喜欢大声表白:“你不会,我会!”

其实,对于小朋友来说,做家务和玩游戏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, 在饶有兴致的玩耍过程中,姐妹俩干了不少家务活,但是,过去从来没有提过给“工资”的事呀?那么现在为什么又要“按劳取酬”呢?孩子会不会因此钻进钱眼,成为拜金主义者呢?孩子干家务活到底该不该给钱呢?

下一篇,我们将要探讨一下这个问题。

在新西兰,我曾经看见67岁的小学生拉着一个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书包,挨家挨户送报纸.....

敬 请 期 待
《小姐妹挣钱记》<3>责任

联系我们

我们的成长,离不开您的支持和关注……

快乐妈妈微店商城

快乐妈妈微店商城

快乐妈妈公众微信

快乐妈妈公众微信

指导老师微信

指导老师微信